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阵痛中的中欧关系中国事务岂容法国做主

2018-11-06 22:10:36

阵痛中的中欧关系:中国事务岂容法国做主

> 一、合作与冲突交织的中美关系

6、70年代,美苏争霸,中苏关系也异常紧张,出于应对来自前苏联的威胁的需要,中美跨越意识形态差异,艰难的相互靠近,创造了中美之间一段蜜月期。然而好景不长,在1991年年底,苏联解体。同时,在这个时期,华约解体。美国为了维护冷战时期的建立的北约体系,并绑架这个体系来为其全球霸权服务。此时的美国试图塑造一个和前苏联一样的反面角色,那个时代,意识形态问题仍然是美国忽悠世界的法宝。纵观世界,美国人认为,唯中国具有这样的潜力和意识形态差异,堪当此大任,于是美国重新将中国推向了对立面。

美国实施了针对中国的,涵盖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外交等各个方面的,全方位的遏制和威胁。“中国威胁论”从此大行其道。此后中美关系跌跌撞撞,时好时坏。

美国究竟想遏制中国什么?这个问题一定要弄清楚。自小布什上台后先发制人的军事战略成为美国的基本国策。美国对中国的军事禁运以及在中国周边遍布军事篱笆墙事实上也是一种先发制人的战略体现,由于中美军事力量对比,美国要对中国直接发动先发战争有难度。美国对中国的军事围堵主要还是为了限制中国扩大影响能力。正常情况下就是对中国的一种能力遏制,从美国在中国周边的军力部署看,但美国保留了如果中国出现非正常情况的军事介入的态势。

然而,此时的中国已经融入了世界,美国人在中国周边遍布的军事篱笆墙,却始终不得要领。中国和亚洲国家的经贸往来及各种交流仍然红红火火。美国不能,也不可能对中国构成实质性威胁。相反,这些军事力量却成了美国的负担,战略取向却日渐迷茫。

美国实行的是赤字型财政政策,来自中国、日本等东亚国家回购债券成了美国财政的主要支撑,如果再继续和中国交恶势必影响亚洲的稳定,将严重打击美国的财政政策,甚至动摇美国的经济体系。更为重要的是,来自中国的商品成了维持美元信心的重要因素。正是这些因素逼迫美国选择和中国合作。

还有一个因素,中国和美国都是资源尽输入国,客观上中美都不能承受资源价格过高的事实。美国一直以来想要遏制中国的发展,试图“引导”中国经济的发展方向,限制中国对资源的需求,从而使资源价格降低,从多年的实践看来是不成功的,相反,却使决资源供求关系复杂化,美国没有能力单方面解决这个问题。中美之间的经济互补性强,相互间的竞争比较弱,中国事实上没有对美国的产业构成实质威胁。这是中美关系,合作将在一个较长期时段内存在,互补的经济特点相得益彰。

但还是必须清醒的认识到,中美合作的前景并不能掩盖美国遏制中国的既定战略,由于美国的谋求全球霸权的既定目标不会稍变,来自美国的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的渗透和演变不会因为这种合作而停止,中美之间这种冲突与合作交替的现象将长期存在,任何战略疏忽都可能造成致命打击。

二、阵痛中的中欧关系

而且中欧关系也同样具有上述这些特点,但由于欧洲能力的缺乏,在和中国搞战略平衡或对战略遏制中国时,手段往往比较有限。欧洲国家往往沦为美国打击中国利益的跟班走卒,虽然欧美曾经长期协同遏制中国。但,中欧之间却实有一段值得记忆的友谊。然而,自去年欧洲领导人大换班后,部分欧洲国家,如在法国、英国、德国等国家都曾经就西藏问题干涉中国内政,以至于中欧关系至今未能恢复元气。

奥运前期,出现了指使或纵容少数破坏分子严重干扰火炬传递的丑恶现象。我们知道,奥运之“火”是人类共同之火,可以说,没有火就没有人类。这是一种亵渎神圣之火的罪恶行径,这让人不得不怀疑,这些国家是否有意要灭掉人类文明之火,中欧友谊之火?更让人堂目结舌的是,以欧盟轮值主席国法国为首的少数国家叫嚣抵制北京奥运会,中欧关系的前景不容乐观,已经进入了一个多变的时期,欧洲人正在主动疏远中欧关系,应重新定位中欧关系。

从萨科齐执意和藏独头头达赖见面,以及其他种种迹象表明,这次中欧峰会将会成为欧洲国家无理要挟中国的一个平台。中欧之间经济结构互补,更没有军事地缘战略冲突,中欧之间现实应该是“大路朝天,各走半边”,谋求合作的态势应该是水稻渠成的事情。然而近期,欧洲人却经常对中国内部事务指手画脚,实在不堪其辱。究其原因,所以我们每每把欧洲对中国恶意杯葛看作是一种傲慢与无知,难道真是这样?

在寻找和达赖见面的理由时,法国宣称,法国有自主确定自己行为的权利,中国人何时干涉法国了?事实是西藏问题是中国内政问题,萨科齐是要要拿中国之内部事物来自己做主。我想,如果法国人坚决要会见外星人,岂不更能体现其大气和自主。萨科齐这次会见达赖的用心极其险恶,是企图利用中国内部问题来讹诈中国的利益的一种恶劣行径。显然萨科齐缺乏携手解决当前危机从诚意,果断推迟这种没有建设性会议的是明智的。此次萨科齐会见达赖无异于对本来充满变数的中法关系火上浇油,已经严重打击了中法关系,所谓的中法友谊是否已经名存实亡?

此次事件,抑或影响中欧关系的健康发展,抑或阵痛后的中欧关系更加稳固。窃以为,如果欧洲国家能正确对待法国总统萨科齐会见达赖一事,中欧关系当不会受到太大影响。

三、不可调和的美欧关系

美欧关系就比较诡异了,二战以后,特别是冷战时期,链接美欧之间的纽带主要是一种安全联系。苏联的解体,世界局势正逐步发生的深刻变化,而且美国鼓吹的所谓自由经济体系不仅在吸取世界的财富,同时也在吸取欧洲的财富。俄欧之间在经济上的互补性正在增强,欧洲感觉来自俄罗斯方面的安全威胁越来越小。俄欧之间的这种安全猜疑的逐步消除,促使欧洲远离美国的愿望正在逐步增强。

欧洲,特别是老欧洲国家的经济结构和美国高度重合,在经济上具有巨大的战略争端。由于美国和欧洲经济结构的相似性,注定欧洲也要采取和美国经济同样的发展模式。而这种经济模式最根本的东西就是拥有一种强势储备货币。只有依靠别的经济体对自己货币的不断珍藏,才能换取源源不断的实物物资。

欧洲在改革金融体制,使欧元成为一种强势储备货币的愿望显得特别迫切,这是欧洲尽快摆脱危机、保持持续发展的唯一可行的方案,然而这也是美国摆脱危机的手段。欧美这种夺取货币权利的争斗已经进入白热化,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程度。美国人终于感觉到,威胁美国经济地位的不是中国,而是欧洲。货币争端将成为欧美间的战略博弈的一种常态。

本来,欧美这种争端本来和中国没有钩挂,一直以来,欧美对遏制中国是有共同语言的,特别是在达赖问题上。在经济危机肆虐全球之时,萨科齐先跳出来杯葛中国,目的就是为了将中国重新树立为西方的靶子,逼迫中国出手为西方解决经济危机,这不是建设性的做法,恶劣的行为反而凸显了欧洲的虚弱。

美国人在和中国长期的较量中,表明和中国之间应该务实不务虚,中国是不可讹诈的。美国人不仅没有出现不良声音,反而高调进行中美战略对话。特别是具有非洲背景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显示美国已经不再是欧洲的美国,欧洲也不再是美国的欧洲。老欧洲早就成了美国经济体系中鸡肋和心腹大患。缺乏中国支持的欧洲,是不可能在这次危机中战胜美国的,由于策略的失误,欧洲经济的前景极其堪忧。

特别是在奥巴马即将上台之际,中美关系不是很明朗,中国不想作出令美国不安和担忧的举动来。金融危机之后,中美之间还没有一次像样的会议,有必要认真听取危机始发地的看法和意见,以便弄清楚产生危机的原因。中欧之前却进行了亚欧峰会,交换了应对此次危机看法,当前是敏感时期,战略取向不宜过激,必须平衡,这才是建设性的做法。

中老年人保健品
回收西门子PLC模块
N-甲基吡咯烷酮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