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综述:内地社会焦虑蔓延幸福指数降低

2018-12-09 08:15:39
综述:内地社会焦虑蔓延幸福指数降低 中新网兰州2月4日电临近春节,兰州某机关单位任中层领导的许刚却没有喜悦,他正在为明年的职业做计划:“在现在的单位虽然待遇不错,但很压抑,想换个工作。

” 在很多人看来,许刚的生活令人羡慕:公务员、有车有房、有妻有子,年纪轻轻,事业有成。

但许刚告知记者,他其实每天充满焦虑,晚上甚至要吃安眠药才能入睡。

“每天忙不完的工作、数不清的应酬,还要面对职场上尔虞我诈的斗争,我实在是很累,真想回农村,整二亩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享受一下田园生活。

” 与许刚的感慨类似,经营着兰州一家大型餐饮娱乐公司的老板范跃也经历着中年困惑:“很多人都认为我开着豪车,住着大房,女儿也大学毕业开公司了,应该是幸福的,但奇怪的是,我一点幸福感都没有。

” 范越告知记者,为了转移困惑和焦虑,他开始结交一些搞字画的朋友,舞文弄墨,甚至也学习他人资助一些孤儿学校。

“心情好多了,但有时候看到很多孩子生活学习很惨,也会更犯愁。

” 或许这样的现象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但记者在生活中和采访中确实听到不少类似的抱怨,这个群体当中既有官员,也有企业家,有媒体从业人员,也有IT精英,有公司白领,还有刚毕业的大学生,几乎涵盖了社会各个阶层,他们普遍普遍存在着一种紧张不安的心理状态。

“压力山大”曾频频出现在各媒体发布的2012年网络热词排行榜上。

一项调查显示,在全球80个国家和地区的1.6万名职场人士中,认为压力大于去年者,中国内地占75%,位居第一,大大超出全球平均值48%。

其中上海、北京分别为80%、67%。

2012年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一项由2134人参与的调查显示,34.0%的受访者经常产生焦虑情绪,62.9%的人偶尔焦虑,只有0.8%的人表示从来没有焦虑过。

有媒体称之为一个时期的群体焦虑症,主要是指社会成员当中普遍存在着一种紧张不安的心理状态。

社会焦虑可以覆盖所有人群,包括人数最多的工人群体、农民群体的成员及处境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好的干部群体、企业家群体的成员和中等收入群体成员都有焦虑不安、浮躁不定的现象。

据统计,社会焦虑主要表现在就业焦虑、生活本钱焦虑、财富焦虑及住房、户口、教育、社保等身份焦虑多个方面。

有专家分析,中国社会急速的转型、变革,意味着社会整体利益结构的调剂,大批社会成员社会群体的社会位置和经济位置重新洗牌。

现代社会意味着要面临着空前的社会风险。

人们有时觉得无章可循,不确定性因素增加。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