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走出“股权转让合同”的理论迷宫

2018-11-10 06:37:57
走出“股权转让合同”的理论迷宫 2005年公司法修正以来,长期困扰公司案件审理的一些疑难问题从立法层面上得到解决。

伴随公司法的施行,法律适用中一些新问题又不断出现,为此最高人民法院于2006年、2008年、2011年先后公布了《关于适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若干问题的规定》之、、。

目前,公司法司法适用的许多问题仍有待深入研究。

其中,股权转让合同问题既是公司法的基础问题,又是多方认识难以统一的理论迷宫,需要不断研讨、更新理念、完善立法,以适应社会经济发展的客观需要。

5月5日,“第二届公司法司法适用高端论坛”在京举行。

与会人员围绕公司股权转让合同的效力认定、股权转让的权利变动、股东优先购买权等问题进行研讨。

特定股权转让合同的效率认定存疑 股权转让合同不同于一般的财产合同,其效力不但受到民法通则、合同法等民事法律的规制,有时还要遭到行政许可法、矿产资源法、土地管理法等相关行政法律法规的制约。

来自法院系统的与会代表提出,实践中一些从事矿业或土地开发的公司,转让其矿业权或土地使用权,为逃避相关税费的缴纳,并不直接转让矿业权或土地使用权,而采取股权转让合同的形式完成对上述权利的实际转让。

此时,对该类特定股权转让合同的效率存在三种不同认识。

第一种观点认为合同无效。

持此观点者认为,此时的股权转让合同性质属于“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同时,合同违反了法律禁止性规定,破坏了国家土地、矿产的管理秩序等,应认定为无效。

第二种观点认为合同有效。

理由是,股权转让行为是真实的。

土地使用权和矿业权并未发生转移,股权与前两者彼此独立、互不关联。

通过股权转让合同达到公道避税的目的,从行为性质上看,规避法律的行为并不等于违法行为,凡是立法未明确禁止的,应当留给当事人意思自治的空间。

实践中,行政监管部门对股权受让方继续征收税费,应视为对股权转让合同的认可。

另外,矿业、土地开发公司的股权转让合同诉讼,大多由于经济利益纠纷而起,确认合同无效,等于是变相鼓励股权出让方有违诚实信用原则。

第三种观点认为合同未生效。

持此观点者认为,该类合同自合同批准之日起生效,股权转让合同未经行政机关批准,属于尚未生效。

针对特定股权合同效力的不同认识,对司法审判中如何正确适用法律,有重要决定意义。

来自高校和公司企业界的与会代表提出,对股权转让合同可作为一种融资手段看待,不能因为缺少批准手续就一律认定无效。

同时,紧缩市场自由空间、高税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