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往之后用户过亿的钉钉能否续上马云的社交

2019年05月15日 来源:

前不久,阿里旗下的智能移动办公平台钉钉在微博公布了用时不到三年的可喜成果:注册用户数量超过一亿。此数一出,互联圈子里热议如沸,这至少标志着阿里涉足社交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功,可喜可贺。

毫无疑问,一贯低调的钉钉忽然以这样的高姿态出现在众人视线,短时间内必将会再次经历几轮小高潮。但看得长远一点,这次阿里的钉钉能走远吗?阿里社交的重要一步来往移动好友互动平台的失利里,已经暴露出了阿里涉足社交的几大短板,我们可以借此去看如今的钉钉,究竟是阿里社交一个全新的开始,还是再一次尝试的牺牲品。

来往失利后的隐忧

2013年9月23日,继阿里巴巴络通信事业部成立以后,此前已历经两年内测的来往,作为首个对外正式亮相的团体核心级项目正式发布。来往是一款移动好友互动平台,相比于,来往最大的不同在于增加了阅后即焚、有声图片、和500人聊天大群等几个重要功能。这是因为有别于和易信聊天工具的定位,来往重在好友间的互动分享,并针对过于开放的风险,主打用户私密安全保护。

钉钉CEO陈航坦言,团队是带着使命感在做钉钉。与钉钉类似,来往也是一个不以商业化为目的的移动社交平台,阿里管理层不对来往设置利润要求。为了利用起阿里巴巴集团积累在端的亿级用户市场,来往被赋予了更加重大的使命,成为阿里巴巴连接全部社会大众生活和消费行为的重要纽带。来往是阿里首次主动出击,正面迎战来自腾讯社交的压力。

当时,上线两个月的来往就突破了1000万的注册用户。但即便如此,百科中关于来往的消息至今仍停留在2014年4月,也就是说,上线不到半年,来往就消失了。这大起大落的背后,实则是阿里做社交的几大弊端。

其一,来往成功心切,背离了做社交的初心。从来往的成长轨迹看得出来,集阿里资源、资金、声量于一体的来往彼时涨落就像坐了过山车,但其大落还要归因于大起。一方面,社交平台的成长特别需要时间,用户要完成社交圈子的逐步搭建,光着急是急不出来的。不论是、、还是陌陌,都曾经历了一个长时间的用户存量储备,在某个节点迎来一次爆发,这样的社交平台才具有扎实的用户基础,后续力量也会相当强大,很难被打倒。比如尽管如今当道,也不会短时间内衰落。

另一方面,来往虽然剑指,社交圈子的迁移却需要一个缓慢的过程。来往是阿里面对发起的一次主动进攻,而在阿里的强迫推行下,来往在短短两个月迅速积累起千万级别的用户。没有给用户社交生活转移留出太多喘息的时间,来往更像是用钱和资源堆起来的空架子。社交产品的更替需要一个缓慢的进程,来往一开始就应当做好打长久战的准备。采用强制手段迫切推行,注定了来往虽然短期内用户量猛增,但用户粘性很低,忠诚度也不会太高。

其二,来往定位不明确,缺少正向目标。众所周知,来往一开始就是在对标,几乎每一个功能的推出都是在跟叫板,这就直接框定了来往本身的边界,限制了来往的广度和深度。是熟人圈子里的社交,陌陌是陌生人之间的社交,来往野心太大,想要通吃社交市场,反而顾此失彼成了四不像。马化腾曾说,打败的,不可能是另一个。来往是阿里竞争大战略中的一颗棋子,因此生决定了来往悲哀的结局。

其三,社交是产品导向的业务,运营为辅产品为主。不同于在电商和支付这些领域,阿里一直在颠覆传统,在移动社交的车道上,产品体验变得特别重要,这一点在腾讯身上体现得非常明显。腾讯具有和两大流量集群,但这些流量却很难完成变现,社交平台需要更加纯粹的生存环境。来往明显不是从产品体验出发的,集聚了众多花式功能的来往社交本质一直在被团队弱化,来往很快夭折。

就这样,在倾注了太多心血的来往这里,阿里并没能完成自己的社交心愿。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让阿里对社交的执念有所改观,放任来往原班人马被内部分流,核心团队自生自灭,反而成就了后来的钉钉。

钉钉能否接力成功?

在来往失利的同年,2014年,钉钉诞生了。钉钉瞄准企业市场,定位企业级服务,虽然生存在阿里集团的树荫之下,但还有一个最大的关键词,独立,独立于阿里生态之外,独立于电商思维以外。也正是这种独立,给了钉钉足够大的成长空间。某种意义上说,钉钉是来往团队的续命,阿里大生态的包容给了钉钉一席之地。而真正让钉钉存活下来的,应该是阿里的不理不睬。

除了来往留下来的团队,钉钉完全是白手起家,一开始没有被过量关注,也没有拿阿里的一针一线。专注移动办公的钉钉因此避开了来往过于迫切、被高层干扰战略走向的雷区,形成了一套自己独有的运作体系。

正因为在运作理念上与阿里的割裂,这个团队的产业模式实则与阿里整个生态中的业务都没有太多重合点,没有来自集团的内部战略定位,自下而上靠团队创新驱动,甚至在马云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给了他一个惊喜作为内部板块之一,阿里能给钉钉的,除钱和资源,也不会有太多了。也正是由于阿里内部存异的包容,钉钉得以生存。但看得出来,社交将是始终无法融入阿里生态的一个异物。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值得被放大:陈航所说的使命感。钉钉独立于阿里生态和理念以外,唯独没有独立到阿里的使命感之外。所谓好产品自己会说话,钉钉也无需在阿里文化中有太强的代入感,现在具有1亿用户的钉钉,本还可以更好。

在一方面,如今的钉钉有严格的管理者导向。尽人皆知,不同企业间可能会出现很大的文化差异,每一个企业高层的管理方式和理念都不尽相同,而且也未必有好坏、高下之分。钉钉则表明自己向外界输出的就是一套优秀的管理体系,疏忽企业管理中所带有个人色采的事实,将管理标准化、模式化,虽然有利于企业高层管理,但却容易失去人情味,也未必能与各类企业文化相融。

另一方面,中国人酒桌上的生意,注定了工作与生活之间没有一条清晰的分界线。在外部竞争环境上看,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虽然不是专门为企业服务的,但各企业在上的沟通一定不比和短信要少。在复杂的职场社交需求眼前,钉钉的服务场景还可以更丰富。

目前来看,钉钉已经抢占了企业服务市场的先机,率先突破亿级用户大关。而对钉钉这样一个虽委身阿里内部,实则完全像创业公司的企业来讲,如今受到集团重视,应该拿出更多的突破。

好产品的多元和包容

用户量破亿对钉钉来说非但不意味着能松一口气,反而是再次前进的冲锋号。前有饿狼,后有猛虎,更何况钉钉自身还存在问题,如果此时被阶段性的成就所蒙蔽,走上了使命感的道路,那才真的是可惜。社交产品本身就是服务,钉钉则应该在产品上倾注更多的努力。

一来,为企业提供定制化服务。所谓隔行如隔山,一款产品吃遍所有企业不太可能,尤其是钉钉所对标的中小型企业,面临着更多复杂的问题和场景。高效、精准、目标导向的企业管理方式中还应当融入更多普适性的元素,尽量拓展钉钉的覆盖宽度,不使其沦为请假还要通过说一声的辅助工具而存在。

二来,如今有了阿里集团的内部支持和重视,钉钉更应该排除盈利和技术问题的干扰,极致地开发产品,让产品自己说话。即使到现在的体量,钉钉还是需要保持独立话语权,打磨产品沉淀用户,并将选择的权利重新归还用户。还是那句话,钉钉现在也不需要在阿里内部找归属感,向市场发问才是钉钉的坦途。

总的来说,前有来往失利焉知非福,钉钉更应该总结经验教训重新上路。最重要的是不要重蹈覆辙,步了来往的后尘。而对阿里来说,如今用户破亿的钉钉让马老师看到了社交的新希望,能否真正实现马老师的社交梦,钉钉还需取得更大突破。

经期延长吃什么止血
青春期月经不调的治疗药物
月经不调都有哪些药
相关文章
  • 何炅小S主持春晚央视这事儿真没有
    何炅小S主持春晚央视这事儿真没有

    摘 要:日前,沈阳晚报爆料,冯小刚扛起马年春晚总导演的大旗后,新动作不断,不但贯彻了“真亲小乐”的四字方针,更要将主持阵容大换血,节目组已邀何炅和小S来主持。对此,今日(8月24日)中午,2014央视春晚官方微博予以否认,“这事儿真没有!”央视春晚官...

  • 上月青岛猪肉价格小幅上涨
    上月青岛猪肉价格小幅上涨

    上月青岛猪肉价格小幅上涨本报9月6日讯(见习 乔秀峰 杨冰)9月6日,从青岛市商务局获悉,根据该局监测,8月份,本市猪肉、蔬菜市场品种丰富、供应充足,猪肉价格小幅上涨,蔬菜价格略有波动。蔬菜市场方面,市区抚顺路、城阳、华中三大蔬菜批发市场共交易蔬...

  • 贾康称个税起征点上调空间有限改革时间表仍不确定
    贾康称个税起征点上调空间有限改革时间表仍不确定

    官兵/制图官兵/制图个人所得税改革的问题牵动着很多人的神经,但个税改革推进时间表并不确定。围绕本轮个税改革的侧重点和改革前景,以及房贷利息抵扣个税对房价的影响、个税如何抽肥补瘦进而实现社会公平等问题,证券时报日前采访了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

  • 独生子肝癌丈夫白血病皆去世苦命女急盼救命钱
    独生子肝癌丈夫白血病皆去世苦命女急盼救命钱

    本报讯 家住连江的农村妇女郑金妹这些年家里连遭厄运。2008年,她的独生子患肝癌去世;2010年,她的丈夫患白血病去世。如今,她又被查出患上鼻咽癌。虽然她的病情发现得较早,医生说治愈率较高,但由于她的家人在数年间连患重病,家底早被掏空,目前仅靠向亲...

  • 昂山素季为议会竞选累吐取消部分行程
    昂山素季为议会竞选累吐取消部分行程

    昂山素季为议会竞选累吐 取消部分行程昂山素季为竞选造势缅甸全国民主联盟领导人昂山素季24日在南部为议会补选造势,因劳累过度而病倒,取消部分行程。缅甸总统吴登盛同一天呼吁民众共同努力,让补选自由、公正、干净。累病输液昂山素季的私人医生丁妙温...

  • 私募徐翔之母成股市巾帼62岁任泽熙老总巨资捧场赤天化
    私募徐翔之母成股市巾帼62岁任泽熙老总巨资捧场赤天化

    赤天化日K线图 62岁的郑素贞,目前或许是A股市场中最受关注的人物。 看到没有?徐妈还没退休呢,还在他儿子的大名鼎鼎的泽熙投资担任着总经理。 也有人会问,徐翔是谁?当年的“宁波敢死队队长”、现在资本市场最有市场影响力力的阳光私募啊。 当年,徐翔...